返回列表 发帖

美国精神病学专家指出:网瘾是种精神疾病

  据英国《每日邮报》3月24报道,一名美国精神科医生表示,网瘾是严重的公众健康问题,应被正式列为一种精神疾病,引起人们的广泛重视。

  美国俄勒冈州健康科学大学布洛克教授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发表评论指出,网瘾主要有以下四种表征:不分昼夜或废寝忘食;不能上网时表现得冷漠,感到愤怒、紧张和沮丧;追求更佳的电脑配置和软件;出现不良影响,例如好争吵、说谎、疲倦、孤僻和成绩差。

  英国学者曾在《精神病治疗进展》撰文指出,大约有5%—10%的网民“染”有网瘾。早期的研究显示,有网瘾的人大部分是高学历、性格内向的男性,但近期的研究则指出,这个问题更多出现在使用家用计算机的中年妇女身上。

  布洛克在文章中还引用了韩国对网瘾的研究。韩国是全球使用宽带上网比例最高的国家,该国去年10人因在网吧坐得太久,导致血栓堵塞血管死亡。对此,韩国政府认为,网瘾是最严重的公众健康问题之一。估计21万儿童受影响并需要接受治疗,其中八成需服用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有1/4儿童更需要住院治疗。 而在中国,有13.7%的青少年染有网瘾,即约1000万人。如此庞大的群体,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

中国全国目前的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为1600万左右

精神疾病:弱势人群需要温暖的家园  2005年01月19日 来源:新华网

   记者 范迎春

   在大多数同龄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的时候,黑龙江省一名17岁的女子周某在新年之前的一个傍晚从6层高的楼上跳下来,自己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尽管她的家人不愿承认,也一直拒绝让孩子接受精神康复方面的治疗,但是左邻右舍们都知道,这位平时看起来很安静的女孩子,其实是一名精神疾病患者。

    精神疾病正在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杀手之一。黑龙江省医学会精神科专业委员会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目前这个省有各类精神疾病患者50万人左右。据相关权威部门出台的《中国精神卫生的2002-2010规划》提供的数据,全国目前的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为1600万左右。

    这是一个庞大而又特殊的群体,无情的病魔使他们成为不幸者,社会的歧视又在无形中剥夺着他们享受公平和现代文明的权利。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中很多人得不到及时和正确的治疗。而且,在很多的时候,在很多人的意识中,他们只是一些“不正常人”,却疏忽了他们也是需要真心关注和救助的弱势人群。

     90%精神疾病患者散落社会

    黑龙江省医学会精神科专业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表明,目前全省有精神疾病专科医院31所,床位总数6677张,平均每万名精神疾病患者有1.52张病床。但就是这些少得可怜的病床,有一半以上空闲着。也就是说,50万名精神疾病患者中有90%以上散落在社会上。

    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是黑龙江省最大的精神疾病专科医院,这里的550张床位目前仅住了300名患者。副院长张聪沛说,那些散落的患者中,许多人经过正当的治疗可以回归社会,但是由于得不到治疗,他们失去了康复的希望和机会。

    而且,这些被视为“异类”的精神疾病患者中存在一定比例的有暴力倾向者,成为公共安全的重要隐患。

    哈尔滨市装卸运输总公司动力公司职工许永利就是一个民间称的“武疯子”。40多岁的许永利独身一人,居住在单位名下的一处平房。平日里,许永利腰里插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手中拿着一根螺纹钢管,动不动就打人,邻居们整天过得提心吊胆。2004年9月3日下午,许永利用螺纹钢管将公司一名职工活活打死。警方在侦查中发现,附近的居民对这起命案丝毫不觉得意外,他们说:“大家都有预感,出事是早晚的。”

    警方还了解到,许永利只有一个姐姐,但很少走动,许平时没有什么朋友,是一个“孤家寡人”。去年8月的一天,许永利病情发作点火烧了自己的房子,被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送进精神疾病医院治疗。但是因为每月近2000元的住院费用无着落,许永利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出来了。

    张聪沛说:“像许永利这样的重度精神疾病患者尤其需要得到专业的康复治疗,也特别需要得到关心和帮助。”许永利居住地的大庆路派出所所长董永平介绍,2004年7月,派出所向街道办事处和哈尔滨市动力区民政局分别打了报告,建议解决许永利住院治疗的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回音,直到命案发生。

     精神疾病治疗机构艰难度日

    在许多医疗机构为打击“红包”现象大伤脑筋的时候,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却经常为医护人员的薪水发放犯难。一位骨干医生透露,最近5年他的工资一直只拿到总额的60%~80%。事实上,与这里的情况相仿,黑龙江省精神疾病专科医院大都捉襟见肘、艰难度日。

    黑龙江省精神疾病防治所是国内著名的精神疾病防治专业机构,当年曾拥有在全国业界赫赫有名的骨干专家“十大金刚”,但是因为待遇偏低,这些专家相继到国外和南方发达地区求发展,“十大金刚”眼下仅剩下2个人固守阵地。

    这个防治所副所长王军说,对于精神疾病的防治,毫无疑问要依赖于专业机构。但由于专业机构运转困难,削弱了治疗能力,这也是精神疾病患者不能及时入院得到治疗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我国目前正规的精神疾病治疗机构分3种:一种隶属于民政部门,负责收治那些无法定抚养人和赡养人、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的“三无”类精神疾病患者;另一种隶属于公安部门,负责收治那些肇事肇祸和可能肇事肇祸的精神疾病患者;第三种是经批准设立的普通精神疾病专科医院,医疗对象是除上述两种情况之外的普通精神疾病患者。从患者人群构成看,后者占大多数。

    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属于普通医疗机构,成立于建国初期,是一个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目前医院有在岗职工400多人,离退休200多人。张聪沛说,由于医院运行成本加大,势必抬高医疗费用,无形中把负担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是这样,患者越少,形成恶性循环。

     建立法律和人文的共同关怀

    全国目前的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为1600万左右,精神疾病目前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在第一位,占疾病总负担的20%。据世界卫生组织上个世纪末期推算,中国精神疾病总负担2020年将上升至疾病总负担的25%。

    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精神卫生工作,在精神疾病的治疗和预防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目前的状况仍不容乐观。黑龙江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副处长赵海滨说,目前黑龙江省的精神疾病防治体系还非常薄弱,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特别是在落后的农村,这个问题更加突出。而且,公众对精神疾病的认识也很不全面,对精神疾病患者缺乏应有的关心和帮助。

    对此,各界一直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快立法,使精神疾病防治规范化、法制化。黑龙江大学副教授张君说,按照我国目前的实际情况,大部分家庭没有能力支付每月四五千元的治疗费用。加快精神卫生立法重在建立以国家为主体、以政府投入为主的对精神疾病的防控与医疗保障体制。

    据了解,我国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酝酿精神卫生法,其草稿经多次讨论,但至今没有出台。张聪沛说,相关立法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保障医疗机构的运转,保障精神疾病患者接受治疗等相关权益。精神疾病患者如果得到及时、系统、科学的治疗,40%以上能够回归社会,一般患者则大部分可以治愈。因此,精神疾病防治工作本身也是一项符合可持续发展观的事业,通过立法加以保护有重要意义。

    张君说,除了通过立法保证投入渠道、进一步提高防治水平之外,同样重要的是应当切实加强对精神疾病防治知识和意识的宣传普及工作,使全社会形成共同关心和帮助精神疾病患者弱势群体的氛围。要消除精神疾病患者是“不正常人”和“废人”的偏见,给予他们法律和人文的共同关怀,提供法律和社会的双重保护,让他们享有正常的生存和康复环境。(完)

TOP

网瘾成精神疾病 治愈费用高 半年需2万

2008年11月12日 来源:郑州晚报

11月10日晚,在人民路一网吧,一些年轻的面孔在痴迷地玩着网络游戏。  


  《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专家论证后,“网瘾纳入精神疾病”在医学界和社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有家长得知“网瘾成了精神疾病”,来电询问怎么治,如何收费。记者调查了解到,郑州市有专门治疗网瘾的机构和个人,医院心理科也看网瘾。治疗网瘾,收费有点高。晚报记者 张勤 张竞昳/文 张翼飞/图

  社会机构治网瘾,半年收费2.2万元

  中牟县有一家青少年网瘾研究中心,专门收治因为上网成瘾而厌学的青少年。目前,该研究中心有十几名青少年在接受戒除网瘾的治疗。

  在这家青少年网瘾研究中心的网站上,记者看到,研究中心采用的方法和其他一些治疗青少年网瘾的社会机构差不多,军事训练、心理疏导、潜能拓展等。

  记者了解到,在这家青少年网瘾研究中心接受治疗,一个疗程是半年,收费2.26万元。如果网瘾患者的情况比较严重,就要继续付费治疗。不过在采访中,记者始终没有得到其治疗依据和收费标准。

  心理咨询每小时100至300元

  记者在另外一些个人开办的心理咨询室了解到,想通过心理咨询戒除网瘾的青少年也不少。

  郑州团市委12355青少年维权及心理咨询热线经常接到上网成瘾的青少年求助。据张老师介绍,其中大多数是中学生,他们中的很多并不是真正的网瘾,只能说是伪网瘾,归根结底是心理问题,只要对症下药,可以很快恢复正常生活。

  根据目前的行情,社会上的心理咨询室是按小时收费的,每小时从100元至300元不等。“主要是看心理咨询师的级别。”张老师介绍,这个价钱比正规医疗机构的心理咨询贵得多。

  医院:住院俩月加心理辅导半年得一万

  郑州市的一些医院在2006年曾经一度开设了专门的“网瘾治疗科”、“网瘾康复科”,但是由于不符合医疗科室的开设规范,最后都取消了。目前,上网成瘾者归医院的心理科负责收治。

  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胡雄说,在医学界没有提出《网络成瘾诊断标准》之前,医院对待上网成瘾患者的治疗方法主要是依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中的“依赖综合征(成瘾综合征)”诊断标准。“鉴别是正常上网还是网络成瘾,最重要的是看社会功能是否受损。”胡雄介绍,网瘾患者要在最近半年或者一年时间里持续存在这些症状。

  根据医院的收费标准,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成瘾症状较重的患者在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治疗为例,住院费每月3500元,住院两个月需要花费7000元,持续进行的心理辅导治疗是按照物价部门核定的每小时43元收费,一周两次心理辅导,6个月的费用大概是2200多元。加上住院费用,较重的网络成瘾患者需要花费近1万元。

TOP

中国可能成为首个把网瘾列为精神疾病的国家

网瘾也是精神疾病
中国将诞生世界首个界定标准

2008-11-15 01:02
::作者 Jane Macartney ::译者 黄义务

  中国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把上网成瘾列为一种临床精神疾病的国家,并计划率先向世界卫生组织申请登记。中国卫生部预计明年将接受一种有关网瘾的新标准,它是在中国心理学家研究的基础上制定的。它将把网瘾归为与强迫性赌博或酗酒类似的病态行为。

  在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立中国首个网瘾治疗中心的陶然医生说:“中国处在该领域研究的最前沿……我们拥有足够多的病例,这样我们就能进行正确的科学分析。”他说,他通过4年时间对3000多名网瘾患者进行了研究。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上网人口,网民多达2.53亿,其中许多年轻网民沉迷于网络游戏。通常大城市和偏远乡镇的网吧坐满了年轻人,他们紧盯屏幕沉浸于跟对手玩家的激战当中。

  陶医生说,他把自己的研究数据与美国专家的研究做了比较,在美国,网瘾尚未被认定是一种疾病。他认为上网成瘾者每天花6.13个小时上网(非用于工作),这个数字与美国得出的一天6.14小时的评估一致。由互联网媒体公司IAC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中国年轻人有42%感到上网成瘾不能自拔,相比之下,在美国这个比例是18%。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调查显示,将近半数的中国网民年龄在18~30岁。

  据中国估计,大约10%的年轻网民受到网瘾困扰,其中约70%是男性。陶医生说,网瘾只是更深层心理障碍表现的一种症状,几乎所有网瘾儿童都存在行为问题,网瘾加剧了他们的问题。他说,在上网成瘾者不上网时,有可能转入犯罪或吸毒以克服孤立感,一些人选择了自杀。

  他的网瘾治疗中心收治过患有抑郁、害怕和不愿跟人接触的网瘾患者,许多人存在睡眠障碍。他们不愿与家人或朋友交流,喜欢蜷缩在电脑屏幕前逛聊天室或打暴力游戏。他的患者普遍有家庭问题。

  与毒品不一样,互联网不会造成生理的依赖性,陶医生称他治愈患者的成功率为70%左右。他说:“患者的增加不如前几年那样快。不过,2005年开设的网瘾中心当时是中国首家。现在全国已有几百家网瘾治疗中心了。”

  (::英国《泰晤士报》11月11日)

参考资料

  几种与上瘾有关的精神疾病

  日晒痴迷症(Tanorexia)

  对古铜色皮肤的一种不健康依赖,其戒断症状被描述为类似酒精和毒品戒断症状。


  购物狂症(Shopaholism)

  有2000万美国人受强迫性购物困扰。它用以描述那些不可控制的冲动购买从不使用、有时甚至连包装都不拆的物品的人。


  无手机恐慌症(Nomophobia)

  害怕用不了手机。据调查,如果我们发现自己无法使用手机或被迫关机,大约53%的人会极度焦虑。


  整容成瘾症(Cosmetic surgery addiction)

  据2006年一项调查显示,40%使用除皱素的患者会有继续治疗的强迫冲动。英国整形外科医生协会列出了一份清单,用以帮助医生发现整容上瘾者。

TOP

16岁网瘾少年用铁棍与菜刀杀父后出门上网 2008年11月14日 河北新闻网

本报驻保定记者 郭志昆 通讯员 杨启龙

清苑县一位年仅16岁的少年痴迷网络经常遭到家人责骂,因此心生仇恨对生身父亲痛下杀手。

■农民在家中被残忍杀害

11月6日13时,清苑县孙村郑某一家人吃完午饭后,郑某的妻子下地干活,家里只剩下丈夫和16岁的儿子涛涛。1小时后,郑某的妻子回到家中,发现西屋门口挖了一个大坑,坑周边流淌着大量血迹。赶到卧室一看,只见丈夫已经血肉模糊,倒在血泊之中。

很快,她喊来街坊四邻,拨打了120,将丈夫送到医院抢救。因伤势过重,42岁的郑某抢救无效死亡。当把尸体拉回家,已经是夜里21时了。在亲朋好友的提醒下,她才报了案。

警方赶到后,马上对案情展开调查。据周围群众反映,死者为人本分老实,没听说和别人有过什么纠纷争执,仇杀,报复杀人的可能性基本排除。


■疑点指向死者亲生儿子

经现场勘查,警方发现从死者卧室到厨房,有几个明显的血脚印。沿着这个脚印,警方从厨房中起获一把带血的菜刀。经死者妻子辨认,确定这把菜刀是自家做饭用的。从死者卧室到西屋门口的坑,有拖动的痕迹和血迹,很明显,这个坑是凶手临时挖的,想掩埋尸体用,但因为某种原因没有成功,而且凶手是从厨房拿的菜刀,行凶后,又将菜刀放回厨房。从发案时间和凶手作案手段看,熟人作案可能性极大。

在与死者家人交谈中,民警偶然得到一条信息,那就是死者的儿子涛涛痴迷网络,常常因上网与家人发生冲突,有几次,其母亲在网吧找到涛涛后,涛涛竟然和母亲撕扯起来。为此,其父亲也经常训斥他,父子矛盾比较深。就在案发当天午饭时间,死者喝了点酒,在饭桌上又狠狠训斥了涛涛一顿。

民警开始与涛涛正面接触。当问及发案时间涛涛在哪里时,涛涛说下午13时30分他就去网吧上网了。经调查,事后其家人的确是从网吧里找到的涛涛,但去的时间未能调查落实。结合案发现场情况和涛涛的神情表现,民警决定将涛涛带回讯问。

在讯问开始前,民警拉开涛涛的裤子,进行仔细检查,在涛涛的袜子上发现了点点血迹。在强大的审讯攻势和证据面前,涛涛终于承认,是自己亲手杀死了父亲。


■遭责骂生仇恨痛下杀手

原来,涛涛痴迷网络,为此,父亲经常责骂他,甚至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对其进行殴打,涛涛心里对父亲的仇恨越来越深。

案发当天午饭时间,饭桌上父亲的一通训斥,一下子把涛涛心里因仇恨而产生的弑父念头激了起来。吃完饭,父亲回屋休息去了,涛涛自己看了会儿电视。14时左右,涛涛轻手轻脚来到父亲屋里,见父亲正侧身睡着,便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准备对父亲下手。在举起菜刀的一瞬间,他怕一刀下去不能致命,又到院子里找了一个一米多长的铁棍,照着父亲的头狠狠地打了下去。正在睡梦中的父亲本能地动弹了几下,涛涛见状,扔下铁棍,拿起菜刀,照着父亲的脖子又砍了下去……

冷静下来后,涛涛又跑到西屋门口,匆匆忙忙挖了一个坑,想把尸体埋上,等把尸体拖过来试了试,发现坑比较浅,不能放下尸体。涛涛又把尸体拖回了卧室,把菜刀放回厨房,把铁棍扔到旮旯,将身上的血衣脱下来,扔进了院墙外的污水沟,换了一身衣服后,若无其事地出门上网去了。(文中涛涛为化名)燕赵都市报

TOP

实习医生突犯网瘾 街头摁倒初三女生欲割喉  2008年11月13日00:01   青岛早报

中学生们正在街头进行冬季长跑,一名年轻男子突然冲进人群中将一名女生摁倒在地,拿出刀片割向女生的喉咙……昨日上午10时20分左右,山东青岛太平路一所中学门前出现惊险一幕,巡逻到此发现险情的110民警立刻扑上前去,将行凶男子制服,成功解救出女生。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年轻男子街头持刀行凶

昨日上午10时左右,太平路一中学的学生在老师带领下,围绕学校进行长跑锻炼,初三九班的一群女生嘻嘻哈哈地边跑边小声说笑着,还不知危险正悄悄向她们逼近。据现场目击者姜女士介绍,就在女学生们跑到距离校门口100米左右的人行道处时,一名年轻男子突然上前将一名女生摁倒,一手揪住女学生的头发一手拿起刀片。“杀死你,杀死你!”男子大声叫喊着,刀片伸向女生的喉咙。周围同学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女生奋力反抗,脸部被刀片划伤。就在男子举起刀片再次行凶时,恰好被巡逻到此的110民警发现。民警没有丝毫迟疑,趁男子不备扑上前去,夺下刀片,将他制服。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若不是民警恰好巡逻到此处,女孩可能就没命了。”市民吕先生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心有余悸地说,事情来得快结束得也很快,他甚至还没从刚才的惊险一幕中缓过神来。


沉迷网络压力太大

“行凶的男子是名正在医院实习的医学系学生,怎么会大街上杀人呢?”市民金先生告诉记者,他以前在医院见过这名男子。据知情人透露,该男子周某是青岛一所高校的医学系大五学生,今年23岁,滨州人,大二时就开始玩网络游戏,经常把生活费和学费花在玩游戏上,现在已经沉迷网络游戏不能自拔,常常自责但不能控制,后来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前天晚上去网吧玩游戏后,昨天上午独自一人在海边溜达,接着竟做出了疯狂举动。

“他上午出去时还好好的,最近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啊。”记者在周某的宿舍采访时,他的一名同学吃惊地说,周某性格有些内向,但人“挺好的”,大家都去上过网,很多人都玩过网络游戏,但没发现有谁上网成瘾。

“大家都在忙着实习或考研,彼此之间很少交流。”另一名同学说,周某的母亲是名教师,对他的期望挺高,他自己很想好好学,也已经报名考研了,但总静不下心来,压力太大了。(记者 吴帅 于滈)


网瘾不能作为刑事评判标准

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日前通过专家论证,玩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这是否意味着周某可以免除刑事责任呢?

康桥律师所的赵律师表示,该标准只是通过专家论证,还没有正式公布,在刑事司法认定中不能作为一种精神病症对待,也不能作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行为能力的标准。即使将来上网成瘾已被认定为精神病症,也必须经过司法鉴定,确认行为人在犯罪时处于无行为能力状态才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TOP

网瘾少年毒死父母申请精神病鉴定希望获轻判  2008年11月13日03:11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日前,国内出台《网络成瘾诊断标准》,该标准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如果该标准被国家卫生部批准,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出台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国家。

虽然尚未获得国家批准通过,但《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已激起“千层浪”。争议中尤其引人关注的是,若该标准被官方批准,网络成瘾者犯罪是否可以因此被认定为精神病患者犯罪,从而获判无罪或者从轻减轻判罚。

11月10日,毒死亲生父母的四川网瘾者小胡似乎从《网络成瘾诊断标准》中看到希望,他的亲人向法院寄出了一份申请,请求鉴定是否患精神病,这是全国首份此类申请。

四川遂宁的小胡迷恋上了网络游戏,去年3月,小胡为了玩网游,以做生意的名义骗父母给他5万元。此后小胡每天沉迷网络游戏,大撒金钱购买游戏装备。不到3个月时间,5万元钱就花光了。钱没了,可怎么向父母交待呢?小胡居然选择了用“毒鼠强”毒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去年12月,法院判处小胡死刑。随后小胡提起了上诉,现在二审还没判决。

据悉,小胡请求鉴定是否患了精神病,这是全国首份此类申请。(据信息时报)

TOP

15岁网瘾少年杀害母亲砍伤父亲获刑14年 2008年06月06日07:28   新华网 

新华网广州6月5日电(记者 孔博)15岁少年因不满父母对其沉迷上网进行劝阻,而对父母产生怨恨,并残忍地杀害母亲、砍伤父亲。广州市越秀区法院5日对该案一审宣判,被告人王某涛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法院审理查明,王某涛是王某军与张某红的儿子,一家三口在广州的一个出租屋居住。王某军与张某红主要从事街边烧烤生意,儿子王某涛作帮手。由于王某涛性格内向,与父母缺乏沟通、交流,再加父母不满其沉迷上网而加以劝阻,令王某涛对父母逐渐产生怨恨,并产生了杀掉父母的念头。2007年6月12日下午3时许,王某涛乘父亲外出之机,使用木棍等工具将张某红杀死,后将其尸体拖进厕所内藏放,并用自来水冲洗现场。王某军返回出租屋时,王某涛再次使用菜刀将其父亲多处砍伤(经鉴定为轻伤),王某军奋力夺下菜刀,并趁机跑出房屋报警,王某涛则逃离现场。次日凌晨,王某涛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审理认为,王某涛以残忍手段杀害其母亲,情节恶劣,应予严惩。但考虑到王某涛犯罪时只有15岁,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且本案是因家庭纠纷引发,其父亲王某军也向法院写信求情,表示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与儿子缺乏沟通和关心,导致儿子走上犯罪道路,深表愧疚,希望对王某涛从轻处罚,故该院决定对王某涛减轻处罚。

  法院宣判后,法官向王某涛宣读了其父亲写给法院的求情信,王某涛听完十分悔恨,表示将好好改造自己,争取早日重投社会。

TOP

网瘾纳入精神病范畴 学者建议加强网游监管 2008年11月10日05:03   大洋网—广州日报 

日前,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专家论证,玩网络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

打这以后,网络“瘾君子”们的问题,就算是正式确诊了。要治病,先得找准病根。鉴于网瘾,尤其是网络游戏上瘾,对青少年一代众所周知的毒害,因此,乐观地看,网瘾确诊为精神疾病,算得上防病治病的第一步。

当然也有人持不同意见,认为把网游成瘾认定为“精神病”,即便不算庸医误诊,至少也是夸大其词,互联网只是一种技术或媒介,“人”的堕落不能归罪于技术进步云云。

这就需要好好瞅瞅网络游戏这种21世纪流行游戏的特殊性。传统的游戏,比如下棋、打牌、“抓坏人”,包括近年风靡一时的“杀人”游戏等等,均有着一个最大的共同点:虚拟性有限。参与游戏者能很明显地分辨游戏剧情与现实之间的区别。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一日千里,网络游戏的交互性、对现实的虚拟性(或曰虚拟世界的仿真性)都已今非昔比,这就带来网络游戏的“黏性”也在不断增加;而其进一步后果就是,长时间“黏”在网游世界里的孩子们,脑海中虚拟和现实的界限愈加模糊。想想看,当这些才刚刚弄明白了童话世界和真实世界区别的“花朵”们,一头扎进这样一个更为“仿真”的比特世界,他们将面临何种迷失——

2005年5月,一名13岁的网游玩家模拟游戏中的飞天,从24层高楼顶上“优雅”跳下;2004年7月,湖北两名年轻人模仿网络游戏的“杀人场面”将一名流浪儿童杀死……专家研究,玩游戏成瘾中以沉迷于《魔兽世界》的人居多;媒体披露,网游“劲舞团”已成青少年“一夜情”平台……据北京公安部门统计,青少年犯罪中76%的人都是网络成瘾患者;这个数字,在上海更高达80%以上……

当我们的下一代沉湎于其间而不能自拔、神情恍惚而心智受损时,这种所谓的“游戏”已经不能算游戏,而成为不折不扣的精神毒品。如果信奉“罪不在网游”者此时还打算搬出欧美的网游产业作例子,我要提醒他们:近些年,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中,有识之士早已对网游上瘾现象忧心忡忡,并相继将网瘾纳入精神病的范畴寻求防治之道。

其实不难看出,高唱“罪不在网游”论调者,不是太天真,而是利益使然。近年,网游产业一路高歌猛进——2004年中国网游产业销售收入为18亿元左右,2007年猛增到105亿元。试想,这么大的蛋糕,对网游开发商也好,对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也罢,恐怕都诱惑不小。于是,对待烟草业的骑墙喜剧再次上演,谴责声中,“特殊利益集团”埋头苦干、力争上游。这种喜剧,从古到今、从中到外,处处上演,“利”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如果明知某物是致命病毒,又暂时没找到解药,却仍然推波助澜,任其荼毒免疫力和抵抗力不足的新新人类,这不啻为犯罪。科技的进步固然不可抵挡,但在监管和预防赶不上技术发展的脚步时,网游产业的缰绳似应暂时被勒紧,“疑罪从有”,将那些有毒品嫌疑的网游从“创意产业”名单剔除。唯如此,网瘾精神病的确诊,才算真正有点现实意义。

TOP

玩魔兽等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 2008年11月09日01:38   京华时报 

本报讯(记者 王晴)对绝大多数魔兽游戏迷来说,游戏只是游戏。但是,玩魔兽游戏上瘾,甚至到了难以与真实世界相区分的程度,就是一种病态。昨天,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专家论证,玩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

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科主任陶然介绍说,我国从1994年开始重视成瘾医学的研究和预防。除了网络成瘾,赌博成瘾、工作成瘾、购物成瘾、饮食成瘾、性成瘾、烟酒成瘾等都是成瘾疾病。网络成瘾的患者数量最多,其中,玩游戏成瘾中以沉迷于《魔兽世界》的人居多,很多患者到了难以与真实世界区分的程度。北京公安部门统计,青少年犯罪中76%的人都是网络成瘾患者。


陶然认为,《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确立,不仅为临床医学增加了新病种,还明确了网络成瘾患者应该由具有精神科的医疗单位收治,为这些患者得到科学有效治疗提供了途径。“网络成瘾是可以治疗的,一般治疗时间为3个月左右,80%的患者都可以通过治疗摆脱瘾病。”


据悉,这部由军区总医院牵头制定的《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将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报批国家卫生部后,在全国各大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精神科推广使用。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出台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国家。


■名词解释·网络成瘾

网络成瘾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导致的一种精神行为障碍,表现为对使用网络产生强烈欲望,突然停止或减少使用时出现烦躁、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障碍等。按照《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网络成瘾分为网络游戏成瘾、网络色情成瘾、网络关系成瘾、网络信息成瘾、网络交易成瘾5类。标准明确了网络成瘾的诊断和治疗方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