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新闻] 聚昌老板黄日昌 在战火起落中做生意


黄日昌:人上了年纪,基本上应是无所求,不过一定要活得健康和快乐,这两样东西现在我全有。(唐家鸿摄)

● 郑明杉

黄日昌是战后的另一位传奇企业家,在脚踏车店当过学徒,在韩战中发过财,经销的冷气机、制衣设备曾独霸市场。

黄老今年九十有余,仍然精神奕奕,积极参与兴学。他早年的经商之道、暮年的养生之术,有哪些值得和大家分享呢?

黄日昌的出生地福建莆田背山靠海,耕地稀少,人浮于事,许多年轻人只好漂洋过海到南洋一带谋出路。黄日昌出世不久即丧父,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上有四个姐姐。

1936年冬,年仅15岁的黄日昌决定跟着亲戚出走,经厦门、香港,在怒海中漂浮六天后,在北婆罗州的山打根(Sandakan)上岸,踏上人生另一征途。

战火连天时娶妻

1983年,三洋工业生产了第100万台微波炉,左为黄日昌。(由受访者提供)

  回忆76年前的往事,思路敏捷的黄日昌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没有所谓的护照或签证,登船之前只要出示一张五块钱的婆罗洲大钞票就行。别小看这五块钱的钞票,它其实就是通行证、护身符,整个月的吃住开销就全靠它了。”

  黄日昌在哥打京那峇鲁的乡亲脚踏车店当了两年的学徒,有了一些积蓄和经验后,转到古达埠(Kudai)开了一家脚踏车店,自己当起小老板,就此结下大半生的脚踏车缘。在二战期间的1941年,小店被炸毁,黄日昌不得不逃到深山隐居务农。在战火连天时,黄日昌娶了老婆。

  他说:“当时我自身难保怎敢成家?何况光棍一个也容易逃难。主要是兵荒马乱之年,未婚的黄毛丫头经常被强暴、拐骗,因此有人愿意把家中的姑娘给我这穷小子当媳妇,我也无法拒绝。”

被新加坡车水马龙吸引
投靠叔叔经营脚踏车店

  初到异地,一些“新鲜奇事”经常让黄日昌看得目瞪口呆。

  他说:“第一次看到原住民,我心里一直在想,世上怎会有被烧得黑黑的人。更有趣的是,我从未见过冰棒,第一次见到有人把红色冰棒放进口里,随即口里就冒出轻烟,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个人必有特异功能,不然怎不怕烫伤,把冒着烟的小棒放入口中。”

  战争一结束,黄日昌立即在废墟中重建家园和生意,用被炸剩的一些废木,搭建成小木屋,挂起“青年商店”招牌,经销联军物资。

  为了办货,他来到了新加坡,商埠的车水马龙,码头的船来船往,让他茅塞顿开,决定投靠在新加坡的叔叔,希望事业上有所转机。

  当时,新加坡和婆罗洲的脚踏车店几乎全由莆田人经营,黄日昌早年创业也得到诸多乡亲的关照和扶持。他的叔叔在美芝路开的“聚昌公司”经营的也是脚踏车生意,他到店里帮忙可说是驾轻就熟。

** 黄日昌的事业后继有人,除了儿子和女儿外,孙子和外孙女(右)也在公司帮忙。女儿黄爱群(左)在公司一做就是近40年。

  接手叔叔的生意,黄日昌当上聚昌的老板,以1万5000元的积蓄和贷款开拓脚踏车业务。由于在婆罗洲各市镇、乡村已有商业网络,聚昌的代办商品生意很快便有利可图。

  黄日昌说:“在婆罗洲开脚踏车店绝大部分是莆田乡亲,大家都认识和互信,谈生意一诺千金,也不需要合同之类的东西,很少有倒账、赖账的,同行、乡亲会互相照应,做生意往往是事半功倍。”

  1948年开业时,设在今日宾乐雅酒店(前文雅酒店)所在处的聚昌,经营的生意类似九八行,除了脚踏车外,也经销汽车零件和船上用品。黄日昌表示,店里雇用了五六个人,店的后面是海边,一包包一箱箱的货物就从后门搬上小舢舨,再从舢舨搬运到岸外的货轮。

韩战期间赚“小钱”
  第二年和第三年,聚昌每年可赚取9000元利润。上世纪50年代初爆发韩战,物价飞涨,聚昌一年的利润可高达15万元。黄日昌说:“韩战期间,橡胶、土产的价格好得不得了,园主和工人有了钱,脚踏车立即成为热卖品,我的确赚了一些小钱。”

  黄日昌口中的“小钱”在五六十年前其实是“大钱”。1960年,他在巴慕乐(Balmoral)一带买了一块9000平方英尺的地皮,每平方英尺的买价是1.2元,洋房的建筑费估计是五六万元,地皮加上洋房也不过是六七万元,因此聚昌一年所赚的“小钱”相当于两座洋房。

韩战后转卖电器
  不过好景不长,韩战一结束,物资即告过剩,接着是百业萧条,加上欧美产品皆由外商代理,聚昌业务迅速萎缩,每季从日本进口的脚踏车零件锐减至3000美元。黄日昌马上调整策略,转而与日本三洋(Sanyo)集团合作,把业务扩展到市场更大的印度尼西亚。1953年,他以近10万元购置了维多利亚街的四层楼店屋,业务也由此更上一层楼。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货在新马印市场相当好卖,聚昌先经销三洋脚踏车发电灯,然后转至三洋冷气、电风扇、电饭锅、微波炉、洗衣机等家电产品。1963年,马印对抗,聚昌生意也没受到什么影响。黄日昌说,这之前公司已赚足了钱,印尼的生意做不成,我们还是可以和香港等地做生意。

首批在裕廊工业区建厂公司之一
1967年,聚昌在裕廊工业区开设三洋工厂,成为第一批在裕廊工业区建厂的公司。以冷气机为主打的三洋产品深入民间,莱佛士城的数百万元冷气系统便是由三洋标得。不过这宗生意到头来亏了钱,主要是日元大涨,造成汇率上亏损。此后,三洋工业(新)的生意由高峰下滑,1988年开始入不敷出,2003年黄日昌不得不壮士断臂,结束营业。1999年,三洋电器(新)工厂外移,接着三洋冷气则在2006年停止生产,三家工厂先后在七年内收盘。黄日昌表示,几十年来聚昌稳扎稳打,外在的环境、市场的要求改变,公司的业务也要跟着调整,无利可图、没有前景的生意自然得淘汰。

三洋冷气机曾独霸市场
  黄日昌经常说:“我做生意,要做的话就力求做得最大、最好。”

  这并非虚言,聚昌经销的“龙标”脚踏车采用不锈钢,成本虽然较高,却比礼里、大力士等英国脚踏车好卖,一年可销上几万辆。八九十年代,聚昌的三洋冷气机独霸市场。1976年,聚昌一年卖出的三洋冷气总值是422万元,三年后翻了一倍多至1140万元,1993年更以5443万元的营收创新纪录。

  此外,聚昌也经销制衣配备。建国之初,新加坡的制衣厂不下一百家,并以港台资本为主,绝大部分的新加坡制衣厂都是由聚昌供应生产配备。

耄耋之年仍打高球爬高山
  若说25年为一代,今年已是九十一高龄的黄老已为事业打拼三代,但他仍不轻言退休,每天早上和下午必到道德环路办公室“巡视”几个小时。

  忙忙碌碌了大半辈子,看来他也只能放慢脚步,却无法裸退。他表示,从小就动惯了,不动不行,一不动就觉得不舒服。

  其实,他的养生之道相当简单,概括来说也只是四个字:多动少吃。这个“动”包括了运动、活动和办事。

  黄日昌的一日始于清晨到岛屿俱乐部打一个小时的高球,接着是在家中踩脚踏车,早晚各八分钟,共计四公里;然后打打智能太极,种菜种花。

近几年,健步如飞的黄日昌也爱上腹、臀与腿部运动,每天挺背转腰、拉腿弯脚、掌腹举手30分钟。他认为,脚要常动,腿不能没力,脚、腿一旦没力,老态龙钟的感觉就会随之而来。

  黄日昌热爱旅游,走遍大江南北不言累,而他独爱中国各地的名山,单是黄山他就去了三回,最后一次登高望远是在2004年,地点是内蒙的偏远高山,当时他已82岁。

  70多岁时,黄日昌长途跋涉到西藏,第一天晚上略感头疼,第二天打太极做晨操,不适感觉就告消失。

  鲜为人知的是,1963年,黄日昌曾110天单枪匹马环游地球一周,当时他是中年人。他表示:年轻打拼事业时,经常食不定时,患上严重胃病,被胃病折磨了多年,让他下定决心在有生之年,要好好享受旅游之乐。

  此外,阅报看书是黄日昌每天静思的时候,平日翻阅报刊往往一两个小时,眼睛也不困乏。他自幼失学,英文是苦学而成,近来他则迷上英国小说、短篇故事作家、诗人罗尔德·达尔(Ronald Dahl)的作品。

  耄耋之年仍爱打高球、爬高山,足以证明黄日昌精力充沛。他说:“人上了年纪,基本上应该是无所求,不过一定要活得健康和快乐,要活得既健康又快乐不容易,这两样东西我现在全有。”

事业后继有人
  当然令黄老告慰的是,他的事业后继有人。除了儿子黄惠群和女儿黄爱群外,孙子和外孙女也在公司帮忙。女儿黄爱群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做了三个月的工,就被爸爸拉进公司,负责财务和行政事务,而且一做就是将近40年。她说:“老爸精力十足,很有毅力和决心,目标一设定,就会往前冲。”
资助医疗和教育事业

  吃过苦的黄老,多年积极参与慈善活动回馈社会。2000年他拨出数千万港元在香港设立“黄氏基金”,资助医疗和教育事业,而家乡莆田受惠最多。他虽读书不多,因贡献良多而受委为莆田大学名誉董事长,至于莆田学院也得到他的一笔160万元人民币(32万新元)的捐款,供奖助学金用途。最近,他捐了75万元给南大南洋公共管理研究院,政府以一对一津贴,这笔奖学金合计达150万元,主要用来赞助莆田官员、学者到南大进修。

为乡亲提供就业机会

  除了在金钱方面的资助,黄日昌认为较重要的是协助有需要的人自力更生。他早年在莆田开设制鞋厂,雇用数百名员工,目的就是要为乡亲提供就业机会,训练他们具备一技之长。他说:“不少员工学到技能和经验后,纷纷在外开设小厂,小厂一多,经济就活络起来,人有了固定的工作,就能供养家庭。”

  除了在家乡兴学建厂,黄日昌在上世纪80年代也在上海人民广场附近,合资以数千万元人民币买下一座五层楼高的商业大厦,这座位于黄金地段的大厦,今日的市价已经翻了几番,而聚昌在新加坡也建有自己的办公大楼。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参加

这么说来,想当年我是曾在他的其中一家工厂“混过”

TOP

是值得尊敬和佩服的企业家!
只有热烈,只有疯狂,才不辜负了这美满好时光!

TOP

Sanyo ?  

三洋无限好,只是薪水少。。
论坛最不环保人士。。。

TOP

过番来的老一辈人,乡情总是特浓,不过今时这种挥洒,是栽培了人令人感恩还是会被人呷答答?
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TOP

新加坡侨领黄日昌在莆田学院设立“黄氏教育基金会北楼教育基金”
作者:发布时间:2010-6-3 17:06:00来源:莆田学院查看次数:225

日前,新加坡侨领、莆田学院董事会名誉董事长黄日昌决定出资160万元在莆田学院设立“黄氏教育基金会北楼教育基金”,用于资助2010-2014年“北楼学者讲坛”和“勤奋敬业骨干教师奖”。“北楼学者讲坛”旨在邀请海内外知名学者前来莆田学院讲学、指导学科专业建设,进一步活跃校园学术氛围,提高办学水平。
只有热烈,只有疯狂,才不辜负了这美满好时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