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轉】《歪批三國》

文章轉自: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899174


過年,來笑一個吧!傳統段子新詮釋之《歪批三國》文本。

個人改寫的版本。內容參考自吳兆南、魏龍豪兩位大師,以及《相聲瓦舍》的詮釋版本。



-----------------------------------------

肥的:少時性方剛。

瘦的:老來諳心計。

肥的:少不唸水滸。

瘦的:老不讀三國。

肥的:肥的。

瘦的:瘦的。

二人:上台鞠躬。

肥的:三國!

瘦的:哎!

肥的:是我們中國人永遠的經典。

瘦的:沒錯。

肥的:但近年來我開始懷疑這件事。

瘦的:怎麼說呢?

肥的:近來我感覺,這三國其實不是咱們中國人寫的。

瘦的:三國不是中國人寫的,還會是誰寫的?

肥的:我懷疑這三國,是日本人寫的。

瘦的:啊?

肥的:不然你看為什麼那些知名的三國題材作品都是日本人出品的?

瘦的:有哪些呢?

肥的:《三國志》、《吞食天地》、《龍狼傳》、《一騎當千》、《戀姬無双》……

瘦的:啊?

肥的:《三國無双》還有──

瘦的:還有什麼?

肥的:《真.三國無双》!

瘦的:嘿!

肥的:你看看,哪個不是日本人做的。

瘦的:是啊,咱們的國寶給人發揚光大了。

肥的:其實這也是好事。

瘦的:這又怎麼講?

肥的:藉此讓不同國家的人們知道三國這部書,這還不好嗎?

瘦的:這倒也是。

肥的:話說三國這部書可真是好啊!

瘦的:沒錯。

肥的:是我們中國人永遠的經典。

瘦的:這句你剛剛說過了!(打肥的

肥的:三國!

瘦的:哎!

肥的:你讀過嗎?

瘦的:我啊?當然讀過,雖然稱不上精深,但內容大體上都還明白。

肥的:敢問您讀過幾遍?

瘦的:誰沒事會去數這個啊?

肥的:好比說我吧,一個月讀一次,從開始接觸三國到現在,前後也讀過至少五十幾遍。

瘦的:吃飽了撐著啊?他還真數過!

肥的:欸,沒要你像我這般用功,就算個大略就好。

瘦的:瞧他得意的。

肥的:敢問,您吶,瘦的,整部三國前前後後讀過幾遍?

瘦的:哎喲,我哪像你啊,看一遍記一遍,別提了。

肥的:別這樣,比不上我沒啥丟臉的。

瘦的:好!我這麼說吧!我要說這三國──

肥的:哎。

瘦的:我可以默寫!

肥的:啊?你能用背的,把整套三國默出來?

瘦的:不成,近年我記憶力衰退了,想當初我還能倒著寫呢。

肥的:嘿!

瘦的:反正立院那票神經病一天到晚都在瞎說鬼扯,我偶爾胡謅些什麼不會怎樣吧?

肥的:幹麼啊?你打算選下屆立委啊?

瘦的:還懇請賜票。

肥的:我去你的!說正經的。

瘦的:好、好……三國我看是看過,但要我數我還真數不出來。

肥的:看看你,讀書不求甚解。

瘦的:我不求甚解,那你咧?解出了些什麼?

肥的:今天可是你的幸運日啊!

瘦的:幸運?

肥的:現在在你面前的,可是研究三國的專家啊!

瘦的:就您吶?

肥的:懷疑啊?

瘦的:非常懷疑!

肥的:要我給你出個問題,這就能證明我的的確確對三國有所深究。

瘦的:好,你問,我瞧瞧你能問出什麼名堂。

肥的:敢問三國,為什麼叫三國?

瘦的:這問題還不容易?魏、蜀、吳爭漢鼎,曹操、劉備、孫權三人各霸一方爭天下,謂之三國。

肥的:哎!那就──

瘦的:怎樣?

肥的:不對啦!

瘦的:啊?

肥的:想當初袁術、韓馥、孔鈾、劉岱、王匡、張邈、喬瑁、袁遺、鮑信、孔融、張超、陶謙、馬騰、公孫瓚、張楊、孫堅、袁紹、曹操,共十八路諸侯討董卓,為何不叫十八國呢?

瘦的:因為他們沒成功啊。

肥的:喔,沒成功就不算,那最後降孫皓三分歸一統,成了,為何不叫一國呢?

瘦的:呃……嗯……

肥的:答不出來了吧?

瘦的:還望您指點。

肥的:三國,之所以叫三國,是因為──

瘦的:因為!

肥的:它書裡頭帶三字的目錄多!

瘦的:啊?

肥的:瞧你又不信了。我來舉些例子。

瘦的:請。
I know you doubt me, I know you always have, and you're right. I often think of Bag End. I miss my books, and my arm chair, and my garden. See, that's where I belong; that's home, and that's why I came cause you don't have one.. a home. It was taken from you, but I will help you take it back if I can.

(太長 字數限定 分貼)

肥的:一翻篇頭一回,宴桃園豪傑三結義,有三沒有?

瘦的:有。

肥的:再翻到最後一回,第一百二十回,降孫皓三分歸一統,有三沒有?

瘦的:有。

肥的:屯土山關公約三事、陶公祖三讓徐州、三江口曹操折兵、三江口周瑜縱火、三顧茅廬、三氣周瑜、三戰呂布、三出祁山……

瘦的:等一下!

肥的:啊?

瘦的:幾出祁山?

肥的:三出祁山。

瘦的:沒聽說過!是六出祁山,你另外三次上哪去啦?

肥的:耶,二三得六啊。

瘦的:還有乘法啊?

肥的:三伐中原。

瘦的:不是九伐嗎?

肥的:三三得九嘛!

瘦的:我看你乾脆說一百二十回除三得四十算了!

肥的:您也研究過?

瘦的:沒這麼研究!

肥的:其實阿,這麼解來還只是表面。

瘦的:這又怎麼說呢?

肥的:要往書裡內容深究,這帶三字的可就更多了。

瘦的:深究?

肥的:裡面有三醜、三俊、三樵夫、三匹驢、三不明、三不知道、三不知去向、三個做小買賣的……

瘦的:你等會兒!前面那些我不跟你抬槓,但這三個做小買賣的是咋回事?

肥的:是關於三個人物,他們都是做小買賣起家的。

瘦的:三國裡還有這種角色?

肥的:而且還都是主要人物喔。

瘦的:好,那敢問問,這頭一位是?

肥的:劉備,劉玄德。

瘦的:他做過啥買賣?

肥的:劉備,賣過草鞋。

瘦的:腳上穿的那個?

肥的:曹操當時不就這麼說的:『劉備乃織蓆販履小兒。』

瘦的:織蓆販履?

肥的:履,乃鞋也。

瘦的:好吧,的確是個賣草鞋的。那第二位呢?

肥的:張飛,張翼德。

瘦的:他又賣些啥來著?

肥的:張飛,賣過豬肉。

瘦的:張飛怎麼會賣豬肉呢?

肥的:這張飛是涿州范陽郡人,在遇上劉、關二人前,他就在那而賣肉。要不信的話,你哪天可以去涿州一帶打聽,那有個屠戶張家,就是張飛後人。

瘦的:是囉。

肥的:當地還有個地名喚做張飛店,其實啊,那兒就是他當初賣豬肉的門市部。

瘦的:那麼第三位又是誰呢?

肥的:趙雲,趙子龍。

瘦的:長坂坡英雄,常勝將軍趙子龍!

肥的:哎!

瘦的:他做過什麼買賣?

肥的:趙雲,賣過年糕。

瘦的:等會兒,你要說劉備賣草鞋、張飛賣豬肉,這畢竟是書裡寫明的,我不好跟你爭論,但是這趙雲怎麼會賣年糕呢?

肥的:他怎麼不是賣年糕的?

瘦的:就我知道這趙雲,他沒賣過年糕,他應該是世家子弟吧?

肥的:哦?依您的看法,趙雲他賣釋迦的?

瘦的:誰賣釋迦啊!世家子弟的意思是指他家世世代代都當官!

肥的:哪麼!賣年糕的!

瘦的:書裡頭有寫嗎?

肥的:書裡頭是沒有。

瘦的:看吧。

肥的:但你要知道,我可是研究三國的專家,涉獵範圍很廣,雖然書裡沒寫,但我在其他方面的考據,發現這趙雲他的的確確是賣年糕起家的。

瘦的:哪方面的考據,跟我說說。

肥的:平劇。

瘦的:國劇?

肥的:沒錯!有一齣叫天水關。

瘦的:收姜維那回?

肥的:是的。當時姜維還沒入諸葛亮手下,與蜀敵對,要知道,這姜維可是最瞧不起五虎將的。

瘦的:沒錯。

肥的:尤其是他知道趙雲的家底是個賣年糕的以後,他更是瞧不起趙雲啊!

瘦的:你說了半天我都還不知道趙雲到底怎麼是個賣年糕的?

肥的:看來你是沒看過這齣。

瘦的:我還真沒看過。

肥的: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

瘦的:還有勞您了。

肥的:當時姜維一段西皮流水板,就直接抖了趙雲的家底,後世也因此發現趙雲他是個賣年糕的。

瘦的:他怎麼唱的?

肥的:『這一般,五虎將俱都喪了,只剩下趙子龍他老邁年高。(老賣年糕)』

瘦的:嘿!

肥的:聽見了吧?趙雲他賣年糕!

瘦的:好嘛!除了打仗外他還搞副業呢!

肥的:不,打仗才是他副業,賣年糕才是本行。沒聽見嗎?他老.賣.年.糕,老是在賣呀!

瘦的:我去你的!

肥的:這若要再深究,這三國裡帶三的還多的了。

瘦的:比方呢?

肥的:還有這三妻。

瘦的:對,三七二十一。

肥的:你怎麼也乘上了?

瘦的:前面二三六、三三九,這回不就三七二十一嗎?

肥的:我說這個妻啊,是夫妻的妻,不是七八九十的七。

瘦的:妻妾的妻。

肥的:對!這說的是三個人物對於妻子的待遇不同,對這夫妻情的表現方式也不一樣。

瘦的:那麼是哪三妻呢?

肥的:劉備,拋妻;呂布,戀妻;劉安,殺妻。

瘦的:喔,這劉備怎麼拋妻啊?

肥的:要說劉備這人啊,不把自個兒老婆當回事兒。

瘦的:怎麼說?

肥的:他不也說了嗎:『弟兄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瘦的:你動我手足,我穿你衣服。

肥的:這下半句是後人自己加的,他可沒這麼講過。

瘦的:……對不起。

肥的:前半句主要是針對關張二人,指三人情同手足,密不可分。

瘦的:用阿宅術語說就是"基友"。(被打

肥的:後半句就是指老婆像衣服一樣,穿破了、爛了換一個就好,不重要。

瘦的:不重視女權。

肥的:為了要攏絡人心,讓關張為他打天下,替他賣命,他得驗證這句話,所以只要一失敗,他就效法壁虎斷尾求生,把老婆跟丟在後頭自個兒逃命去了。

瘦的:我說這老婆他都交給誰了?

肥的:那他不管,誰在後頭來不及跑就交給誰。

瘦的:好嘛,這人還挺大方的。

肥的:劉備三次拋妻。

瘦的:還來三!

肥的:第一次,呂布打小沛,他跑了,糜竺來不及跟上,只好在後頭幫他顧著老婆。後來跟呂布多說幾句好話就算完了,這是第一次拋妻。

瘦的:那第二次呢?

肥的:徐州失散。曹兵打來時,他們兄弟三人沒在一塊兒,關公人在下邳,徐州西南十二里地。

瘦的:沒錯。

肥的:他一接過報,備馬整軍,便帶著兩位嫂嫂趕赴徐州。三人會合了,這兵力總該能看點,但誰料得這走到半道,徐州火起,這就失守了。

瘦的:徐州丟了。

肥的:於是這劉備又獨自一人跑了。

瘦的:不要臉的東西。

肥的:哪麼,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沒聽說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

瘦的:把徐州當柴燒!

肥的:但他這一跑可苦了關雲長,他護著兩位嫂嫂且戰且走,最後被圍困在一座土山上,進退不得。

瘦的:前後路都給斷了。

肥的:要按關雲長的脾氣,肯定是胯下馬、掌中刀,衝上陣前跟你拼個你死我活。可他這回身後有兩個嫂嫂在……

瘦的:有拖油瓶。

肥的:關公這心想,倘若就這麼上前去打仗,那要是二位嫂嫂給曹兵擄去了該怎麼辦?

瘦的:是囉。

肥的:要知道,這曹操NTR別人老婆的能耐可是出了名的。

瘦的:等等,什麼是NTR?

肥的:這是日文,讀音為NE TO RA RE(ねとられ),取其羅馬拼音的前三字母作為縮寫,漢字寫作『寢取』。

瘦的:寢.取,聽起來挺詩意的。什麼意思?

肥的:講明白點就是睡上床然後據為己有。

瘦的:嗐!

肥的:後來他兒子曹丕也有樣學樣啊!搶了袁紹兒子袁熙的老婆不是?

瘦的:上樑不正下樑歪!

肥的:後來曹操一看,哎呀,丕兒連這點都學去了,盡得真傳,便在死後將自個兒的事業交給他繼承了。

瘦的:嘿!

肥的:關雲長這時心裡頭煩啊,要是兩位嫂嫂就這麼給曹操給NTR了,我哪來的臉回去見大哥呢?

瘦的:那會兒他懂這詞啊?

肥的:在這無可奈何之際,就見一位朋友來了。

瘦的:誰啊?
I know you doubt me, I know you always have, and you're right. I often think of Bag End. I miss my books, and my arm chair, and my garden. See, that's where I belong; that's home, and that's why I came cause you don't have one.. a home. It was taken from you, but I will help you take it back if I can.

TOP

(再分)


肥的:張文遠,剛從烏龍院趕來。

瘦的:嗐!誰從哪來?

肥的:張文遠啊,打烏龍院來的。

瘦的:及時雨宋江的徒弟啊?

肥的:對啊。

瘦的:還對呢!

肥的:怎麼啦?

瘦的:你說的這張文遠是宋朝的,這關羽是漢朝的,這不是一個朝代的事啊!

肥的:哎,這你就不明白了。你想就關公那個倔脾氣還管他媽什麼朝代啊!

瘦的:嚇!沒這種事!不是一個朝代的怎能擱一塊兒說!

肥的:啊?誰說的?

瘦的:可不是你說的?

肥的:噢,抱歉,我改個口。應該是張遼,字文遠。

瘦的:這才像話。

肥的:後來約三事,身困曹營。

瘦的:苦了他了。

肥的:之後得到大哥的下落了,便掛印封金、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這才在古城與劉張二人相會。

瘦的:好不容易啊。

肥的:(唱關公)『叫馬僮,你與爺忙把路引,大搖大擺走進了古城──』

瘦的:弟兄終於團圓了。

肥的:這是劉備的二次拋妻。

瘦的:那麼第三次呢?

肥的:棄新野走樊城,兵敗當陽縣長坂橋,曹兵追到,劉備照慣例又跑他個王八蛋。

瘦的:識時務嘛!

肥的:這回不只老婆丟了,連兒子也不要了。

瘦的:拋妻棄子了!

肥的:可這回沒關雲長的事,張飛保駕,但後頭領命顧其家眷的趙雲可苦了。

瘦的:是啊,之前都兩嫂嫂而已,這回還多了個孩子。

肥的:就見趙雲七進七出,且戰且走,殺一陣退一陣,過了長坂橋給張飛斷後,這才得以喘口氣。

瘦的:接著就是『張翼德喝斷長坂橋』!

肥的:趙雲來到劉備跟前,解下藏在護心甲裡的阿斗,呈給了劉備:『主公受驚,乃雲之罪,幸息小主人無恙。』

瘦的:多不容易啊,孩子一點事都沒有。

肥的:劉備就這麼一個兒子,要是這麼死了……

瘦的:那可就絕後了。

肥的:想來你應該是要感謝人家啊!

瘦的:當然得感謝趙雲啊!

肥的:不,這裡你就會看見劉備他比曹操還狡猾的地方。俗語不說了嘛:『劉備摔孩子,收買人心。』。

瘦的:這怎麼回事?

肥的:他沒跟趙雲說什麼,為了攏絡人心,他接過孩子後便說:『小冤家!為你險些喪我一員大將,要你做什?』然後啪地一聲將孩子摔在地上。

瘦的:家暴啊!

肥的:哪有啊,這沒摔著。

瘦的:沒摔著?抱起來往地一扔怎麼會沒摔著呢?

肥的:要是我或您吶,就這麼抱起孩子往地上一丟那肯定是摔死了。

瘦的:是啊!

肥的:可劉備這一扔可沒事。

瘦的:我越聽越糊塗……

肥的:他這人長相跟一般人不一樣。

瘦的:這跟長相有啥關係?

肥的:書裡不也寫了嗎?龍眉鳳目、兩耳垂肩、雙手過膝。

瘦的:所以呢?

肥的:他手臂長啊!抱著孩子這麼一哈腰就直接擺地上了,摔著什麼啦?人孩子躺地上還沒翻身呢,趙雲又趕忙心疼的抱起來了。

瘦的:啊?

肥的:這就是在演給趙雲看,我連親生兒子都不疼了,你還不給我死心塌地賣命去?

瘦的:是這樣啊。

肥的:不然他真要摔怎麼會往下放?用力往上拋或是朝樹幹上掄去不就得了?

瘦的:……這也太暴力了點。

肥的:不過要讓劉備知道這阿斗日後都幹了些什麼,我看他會巴不得在這時候就把他摔死的好。後來開城投降、認敵作父還樂不思蜀的不就是他嘛。

瘦的:是囉,扶不起的阿斗。
   那麼再來說說呂布戀妻吧,那是怎麼回事?

肥的:呂布這人啊,一輩子沒成事,主要的就是卑鄙,老找靠山、認乾佬。

瘦的:認乾爹啊?

肥的:一開始不就認丁原?後來認董卓,之後給曹操逮住了,還想認拜他當乾爹咧。

瘦的:三家性奴(被打
   口誤,三姓家奴。

肥的:後來讓劉備說了句話:『你可知丁建陽、董卓之故爾?』就因為這句話,曹操鐵了心斬呂布。

瘦的:以絕後患。

肥的:要說這呂布的武功可不是蓋的啊!

瘦的:戰神!

肥的:人.中出.呂布!馬.中出.赤兔!

瘦的:你這斷句怎麼怪怪的……

肥的:他一把方天戟配上赤兔馬,百萬軍中取敵將首級猶如探囊取物啊!

瘦的:威風!

肥的:這樣的一個將才為何會失敗?

瘦的:為什麼?

肥的:因為他把身體搞壞了。

瘦的:這又是?

肥的:想當初王允獻連環,挑撥董卓與呂布兩人的關係,呂布刺殺董卓,將貂蟬據為己有。

瘦的:這段大家都知道。

肥的:那他就好啦!美人到手啦!是該打片江山了吧?沒有,他成天與貂蟬在那兒飲酒作樂,儘喝那些私酒,然後把身子給搞壞了。

瘦的:私酒?

肥的:怎麼?難不成當時有公賣局嗎?

瘦的:是沒有。

肥的:所以囉,喝了那堆玩意兒以後,還在床上跟貂蟬一晚上搞三晚上活兒,你說這呂布身體能不壞嘛?這就是呂布戀妻。

瘦的:那劉安殺妻又是?

肥的:要說整部三國,最卑鄙的就屬這劉安。

瘦的:這又是……?

肥的:想當初呂布打小沛,劉備跑了。

瘦的:合著這劉安殺妻跟劉備第一次拋妻是同一個時間點?

肥的:他順著小路而走,倉皇逃逸,身上沒吃的呀,只能跟沿路上遇到的人們乞討。
   (演劉備)『好心人,給點吃的吧。』。

瘦的:除了賣鞋外,這劉備還要過飯呢。

肥的:一日走入了深山,天色已晚,上不著村下不著店,走著走著,他寒毛不禁豎了起來。

瘦的:這是怎麼啦?

肥的:要想想,這時候要出現什麼猛獸,那他還不去見閻王?

瘦的:是啊。

肥的:他往前走,前方隱約透了些燈光。往近點去,就見兩間茅草房子,裡邊兒有人正彈劍做歌。

瘦的:彈劍做歌?

肥的:就是用指尖彈著寶劍,配那叮叮噹噹的聲兒來唱歌。

瘦的:幹麼彈劍呢?沒其他樂器嗎?

肥的:沒錢買吉他啊!(被打
   可能當時真沒什麼樂器,就手中一柄劍能伴奏。書上就這麼寫,我們也不好胡謅什麼。

瘦的:畢竟你沒要選立委。(被打
   嗯,這人都唱些什麼呢?

肥的:唱漢代的古歌。

瘦的:古歌?

肥的:據我考究,這首歌至今仍廣為流傳、家喻戶曉。

瘦的:有嗎?

肥的:您不知道啊?

瘦的:真不知道,還請你為我解惑。

肥的:這沒問題,可我這手上沒劍,扇子也敲不出聲,就讓我用嘴來打個叮噹聲,好代替彈劍的聲音。

瘦的:有勞您了。

肥的:『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騎驢兒壩橋過,鈴兒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

瘦的:嗐!就這麼個叮噹啊?

肥的:這可是我考究過的。

瘦的:我看你也能去選立委了,淨是瞎說。

肥的:這劉備上前叫門,說道:主人家開門啊,我是個孤行客人,行至此處上不著村下不著店,請容我再此處打擾一宿,明日早行。

瘦的:對方怎回應呢?

肥的:裡頭的人放下了劍出來開門,劉備就把馬韁拴在樹上,跟著進屋裡頭去。進了屋裡一坐,兩人這麼道姓通名,哎,全姓劉。

瘦的:自家人?

肥的:不,這同姓不同宗。這時劉備這麼一吹:我乃中山靖王之後,漢景帝玄孫;大漢玄孫,連皇上見他都得喊聲叔叔呢。

瘦的:此乃他的招牌。

肥的:這劉安心想啊,不得了!這貴客臨門,非得好好招待不可。置酒款待,但好巧不巧,這時家裡的野味都吃完了。

瘦的:吃完了,沒菜怎麼辦?

肥的:所以他就把老婆殺了,給劉備做了菜下酒。

瘦的:就這麼當酒菜啦!秀色可餐也不是這意思吧!

肥的:所以你說這人有多卑鄙。

瘦的:慘絕人寰啊!

肥的:劉備跑了一天,餓了,就大吃了一頓,一夜過去後,早上起身準備要轉去。解韁上馬,這麼往屋裡一看……哎呦!這屋裡怎麼有死人吶?他這是大吃一驚啊!

瘦的:他是不是人啊?

肥的:啊?

瘦的:瞧著那死人,又上前去吃他個一斤?

肥的:嗐,我說的是他嚇了一跳!

瘦的:說清楚啊!
I know you doubt me, I know you always have, and you're right. I often think of Bag End. I miss my books, and my arm chair, and my garden. See, that's where I belong; that's home, and that's why I came cause you don't have one.. a home. It was taken from you, but I will help you take it back if I can.

TOP

肥的:是你沒聽明白!
   劉備一看那死人就問了:
   (演劉備)『什麼人?』
   (演劉安)「小弟賤內。」
   『被何人殺死?』
   「被小弟所殺。」
   『為什麼要殺她呢?』
   「昨夜主公駕到,寒舍無菜,只得殺妻奉君。」

瘦的:我突然覺得咱們社會新聞的家暴案都沒啥大不了了……

肥的:這劉備一聽就難過,說:你待我太好了,他日我若得第,必不忘你!;說完便轉過頭,拉馬直奔他鄉而去。

瘦的:沒再吃一斤?(被打

肥的:在半道上遇上了曹操,便把這件事告訴曹操。曹操一聽,派人贈予千金。

瘦的:一斤換千金,他老婆真值錢。

肥的:一千兩黃金,這劉安可他媽發啦,買房、買地、吃好、喝好、穿好。

瘦的:那還用說。

肥的:在物質上的享受,那可是大大的滿意,可在精神上就太枯燥囉。

瘦的:怎麼啦?

肥的:街坊鄰居誰都不理他,打了半輩子光棍。

瘦的:他有了錢再娶一房不就得了?

肥的:但問題是誰家有姑娘也不給他啦!

瘦的:為什麼?

肥的:大家都怕哪天劉備要想他,回去找他敘舊,這劉安家裡頭沒菜,他媽的又把老婆給宰啦!

瘦的:我去你的吧!

肥的:肥的。

瘦的:瘦的。

二人:下台鞠躬。

-----------------------------------------

估計至少六千來字,若真要上台講可能得說個二十分鐘。

該段子屬於典型的一頭沉,逗哏的背詞背到累死,捧哏在旁三不五時提一點。

但是一般來說,捧哏的功力要比逗哏的高。要我比喻的話,逗哏就像是油門,他得一直踩著好保持作品向前推進,捧哏呢?捧哏則是煞車,控制著作品節奏,好在適當的時機點抖出該有的包袱。

開車時沒人會說煞車沒油門重要吧?(笑

這段個人改編的《歪批三國》,希望諸位會喜歡,在此說聲新年快樂,咱們下回見。

XO,下台鞠躬。
I know you doubt me, I know you always have, and you're right. I often think of Bag End. I miss my books, and my arm chair, and my garden. See, that's where I belong; that's home, and that's why I came cause you don't have one.. a home. It was taken from you, but I will help you take it back if I can.

TOP

谢谢分享!
不管古今世事  永为天地闲人

TOP

散人 发表于 9-3-2013 10:42 AM

肥的:是你沒聽明白!
   劉備一看那死人就問了:
   (演劉備)『什麼人?』
   (演劉安)「小 ...



现代的“家暴案”根本是小儿科,以前就有“杀妻做菜下酒请客”的案例。。。。

TOP

能写如此三国笑话的都是熟读三国的书虫。
只有热烈,只有疯狂,才不辜负了这美满好时光!

TOP

一二可可 发表于 10-3-2013 12:59 PM
能写如此三国笑话的都是熟读三国的书虫。

能听了之后会心一笑的听众也是熟读三国。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谢谢分享!
越朴素单纯的人,越有内在的芳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