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阿初盼儿记 2015-2017

前言

阿初在2013年结婚,跟小星星成为夫妻,住在大巴窑的一间三房式组屋里。小两口过着幸福平凡的生活,阿初依然如常去跑步,跟小星星一起吃早餐,然后送小星星搭车去上班。虽然阿初和小星星还有一同参加长跑活动,还几次飞到国外参加比赛,国庆表典也少不了他们,但他们懂得做人,不时回返娘家吃晚饭,跟前辈们聚聚。


到了2015年,两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免开始转为单调,阿初在想小星星的肚子还是空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一个?阿初当时是觉得,自己已经44岁了,如果再不努力,当孩子一岁时,自己会不会已经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呢?是越想越怕,所以阿初决定偷偷地给自己做一次身体检查,来确定问题是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于是,他的盼儿计划开始了。。。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2015年5月25日,阿初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一间家庭诊所。阿初跟朋友声明一定要找男医生,因为他不想跟女医生讨论男人的生理问题,那是多么尴尬和脸红的事,见到女医生时怎么开得了口呢?

当阿初面对着男医生的时候,医生问阿初找他什么事,阿初还是支支吾吾地,很难把话说清楚,差一点就问非所问:“医生,我有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的问题。。。”当然,这些话只是在阿初的脑里回荡,他真正要问的问题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

医生知道阿初的紧张,先跟阿初做了简单的检测,量血压,然后才慢慢引导阿初把问题说出来。医生告诉阿初,若要更准确地知道有没有男人的问题,阿初其实应该去给专科医生检查身体,他可以写信介绍给专科医生。阿初也可以直接到综合诊疗所找医生转介给专科医生,费用将会较为便宜。

阿初明白家庭医生的道理,决定遵照医生的指示去找专科医生。他很感谢这位家庭医生,检查了血压还是不收半分钱。阿初也感谢朋友的介绍,让他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了。阿初当晚就开始上网找资料。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2015年的天空似乎比较昏暗,3月底新加坡前总理刚过世,阿初工作的小小打印机维修公司出现财务问题,致使阿初在5月底自动辞职,另觅新工作。2015年寻找工作比较困难,阿初频频碰到钉子,有文凭也不一定有保障,多数公司要请的是有经验的人。就在阿初觅得职总平价合作社的职位时,前公司老板介绍的IT公司竟然打电话来,叫阿初去面试。

面试过程一波三折,犹如阿初三顾茅庐,因为IT公司的老板很难抽出时间见阿初。后来成功见面时,阿初直截了当地跟他说:“我完全没有IT的背景,全部知识都要从新学起,你敢不敢试用我呢?”IT公司老板碍于公司缺乏人手,答应试用阿初三个月。就这样,阿初在2015年6月18日正式在IT公司上班了。

阿初为了省麻烦,直接上竹脚妇孺医院的网站安排日期见专科医生,不想一拖再拖了。哪知道,原本安排6月24日的预约竟然推迟到7月10日,真是“出师不利”。阿初没有让小星星知道要见专科医生的事,因为阿初失去工作的事已经足够让她担心了。这期间,阿初还是一直陪小星星吃早餐,送她到巴士车站搭巴士,然后才自己去找工作。6月18日以后的日子里,阿初才在吃了早餐后,就跟小星星分道扬镳,搭地铁往裕廊东去。阿初首次穿长袖衬衫上班,一副执行人员的装扮,有一点儿不习惯。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阿初向IT公司请假,前往竹脚妇孺医院。IT公司人事部小姐告诉阿初,其实阿初在三个月试用期间是不能拿假的,这次是特别通融而已,三个月后需要补回,阿初感激。

阿初是多年以后,再次重返医院,不同的是这回不是维修电视机,而是为了看专科医生而来。在Women Tower的B1层,藏着妇产科诊疗所,隔壁是胎儿脐带血捐献中心。阿初像刘姥姥,对一切事物都感到很新奇,登记后,看到坐着的人多数是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还有她们的老公陪伴。而,阿初是孤家寡人前来,目的不同,感觉有点不搭。

来看医生的人相当多,阿初从早上10点,吃过中饭,再等到下午2点时已经昏昏欲睡了。但,因为是第一次看诊,阿初也只好耐心等待,下回预约就约哪段时间较为少人的。阿初表面上若无其事,可是心里其实还是满紧张着,要问医生什么问题好呢?阿初当天送了老婆上班后,就在家里沐浴,把身体上上下下冲洗干净,为的就是要给医生检查身体,想想医生可能会上下其手的。

幸好,专科医生叫Tan Heng Hao,看名字应该是个男医生吧。(阿初预约时没有注明要看哪位医生)阿初推开房门进去时,一位帅气的男医生就坐在里头,让阿初顿时松了一口气。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Hello, Dr Tan.”

“Hello, what’s your issue?”

“I… how to say… I… “

”你有什么问题?”Dr Tan突然转用华语问阿初。”Pass me the staples.”他突然又转向护士助理说:“明天记得买蛋糕啊。” “How? 再来,你有什么问题?” Dr Tan 又转回来问阿初。

“你的Email说你有男人的问题,对吗?”

“是想知道我有没有问题。”

”勃起有问题吗?” “没有。” “射精有问题吗?” “没有。” “有高血压吗?” “不清楚。” “可以让我检查你的下面吗?” “可以。” “站过去。” 阿初站靠墙的一端,开始脸红了。

护士助理马上把帘布拉上,医生则把塑胶手套戴上,就叫阿初脱裤了。Dr Tan开始轻轻地揉揉阿初的睾丸几秒,然后说:“没有硬块,正常。”然后就把手套脱掉了。

阿初还来不及猜Dr Tan下一步要做什么,Dr Tan就说:“安排抽血,两个礼拜后回来取精液检验。”阿初听了,更脸红。护士助理连忙叫阿初在房外稍等,她会写好文件后交给阿初。

阿初在房外等了片刻,护士助理从房里出来,要阿初拿着文件到另一个房间进行抽血。结果阿初又等了片刻,让一位护士在手臂上扎针,好像捐血一样,抽了三个小管子的血后就回家了。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预约好2015年7月30日下午重返竹脚妇孺医院,阿初又“非法”请了假,当天不必见Dr Tan,吃过午餐就只需要到B1诊所隔邻的一间精子中心报到。首次来到这个地方,阿初很害羞,深怕途中会遇见熟人。上回Dr Tan的护士助理有交代,7月30日前三天必须把“旧货”清掉,然后三天内不能行房,在7月30日才有“新鲜”的精液,检验结果才会准确。阿初照做了。

精子中心的规模并不大,就好像只有两房式组屋那么大。阿初向女护士登记,拿个玻璃瓶子,就坐在椅子上等候。过后,阿初进去一个小房间,把门锁上,调节灯光亮度,就脱裤了。

在房间里,阿初坐在沙发上很快就完成任务,把精液留在玻璃瓶子,然后紧紧盖上。穿好裤子,清洗过后,阿初就打开房门,把玻璃瓶子交给女护士,一脸的尴尬。

Dr Tan取阿初的精液来检验,是要知道阿初的精液有没有大问题导致不孕。阿初刚刚拿到政府发放的三百块钱消费税补贴,当天就在“脸书”留言:Gain 300, Lose a million, Hope for ONE. (得三百,失一百万,希望在一。意思浅浅。

这之后,阿初下一个复诊是在8月才见Dr Tan,了解检验结果。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阿初把预约时间安排在近下午4点,因此工作不必拿假,只是向老板要求提早放工,所以抵达诊所时才不像上次那样地拥挤,还有空座位。

等了不是很久,阿初就见到Dr Tan了。Dr Tan翻了翻阿初的检验报告,摇摇头说:“你的血液报告正常,没有造成不孕的病症,不过你的精液质量就不太理想,太少了。”阿初当时就想,是不是等于精子的游泳能力不强,还没找到蛋就壮烈牺牲,前功尽弃呢?是不是男人有问题了?阿初‘哦’了一声,等待Dr Tan继续告诉他补救的办法。

“要不要试试‘伟哥’?”Dr Tan劈头就问,问得阿初差一点儿笑起来。阿初上次说勃起没问题,Dr Tan怎么会要阿初服用‘伟哥’了?但因为好奇,阿初就说:“好啊。”过后,Dr Tan也拿册子向阿初介绍IVF,让阿初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感觉怪怪的。

IVF 即是 In Vitro Fertilisation,体外受精的人工受孕法。当时阿初对它的了解不多,不知道它的受孕过程是怎样的,因为考虑到在女人方面的手术会比较多,所以才跟Dr Tan说会问问太太的意见才答复。于是Dr Tan当天只给阿初4颗‘伟哥’,祝福阿初3个月后复诊时告诉他有好消息。Dr Tan真是位很有风趣的医生。
拿药时已经是接近药房关门的时间,阿初拿了‘新奇’的药后,在半关的大门下离开药房回家。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第一次拿到“新奇”的药物,阿初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地服用,就算读了说明书,还是一知半解,然后就不去管它怎么用,以平常的心去做平常的事。

三个月的“试用期”内,阿初依然如常去训练跑步,跟小星星家人一起外出游玩。2015年的9月和10月天空一片朦胧,新加坡受到烟霾灾害,结果好几项跑步活动被迫取消。幸好阿初和小星星仍有机会在9月出国重回峇厘岛“避难”,享受短暂的二人世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某一天,阿初跟小星星提及IVF计划,终于让小星星知道阿初有做身体检查了。小星星也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阿初最近怎么会突然这么强壮的。当阿初问小星星是否同意接受IVF计划时,小星星自告奋勇,答应也一起接受身体检查,找出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然后才对症下药,接受IVF计划。

原本安排在2015年11月13日的预约又无故推迟到2015年11月27日。这次,小星星也陪同阿初去见Dr Tan。阿初把这三个月吃“伟哥”后的进展告诉Dr Tan,Dr Tan感叹无能为力,批准阿初“出院”,不必再回来看他了,但Dr Tan还是再次游说阿初接受IVF计划。小星星在一旁突然出声,问Dr Tan是否能给她做身体检查吗?阿初瞪大眼睛,感到惊讶。Dr Tan答应马上割阿初的名,换小星星的名,过后安排时间让小星星做检查,抽了小星星三根小管的血液,最后再次配4颗“伟哥”让阿初继续努力。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2015年12月1日,阿初的IT公司老板把公司的一辆货车交给阿初,让他驾回家,这是阿初经过多月以后有机会再次驾车,成为“拥车一族”。这辆货车比阿初之前在打印机维修公司驾的货车大,座位宽。阿初开始时是有点不习惯,常常错误判断转弯的幅度,好几次差点儿“擦身而过”。有了货车,小星星上班时也可以坐得舒服一点,不必再劳碌追地铁巴士了。

2015年落幕后,2016年随之而来。新的一年开始,是轮到小星星需要常常到竹脚妇孺医院报到,展开IVF计划。1月5日和12日,女护士吩咐小星星在来月经后就向医院报告,配给打针的药帮助产出健康的蛋。阿初训练跑步,是为了1月17日参加在香港主办的马拉松赛,所以小星星也趁这个时候陪同阿初一起到香港参赛,同时享用香港的点心。

自从阿初驾货车后,平时从裕廊东IMM总公司出发送货,偶尔才到客户的地方解决他们的问题。2016年2月22日开始,阿初被派驻到位于四美组屋区的慈光福利协会暂时顶替W同事。慈光福利协会是IT公司的客户,IT公司委派一名职员常驻在那里看管主机。W同事当时是因为有战备训练,故需要阿初填补职位上的空缺。可是阿初没有料到,W同事原来已经悄悄呈上辞职信,不再回来了,这导致阿初没有办法回裕廊东总公司报到,像是常驻留在四美了。自此,阿初从原来的每天早上往西跑变成往东跑。

2016年2月27日,阿初向公司请假到医院听讲座。这天,阿初和小星星被安排到诊所附近的小房间里,跟几对夫妇一起听讲座。大家听着几位讲者讲解什么是IVF计划,IVF的医疗过程是如何进行,当然还有大家比较关心的IVF有什么样的津贴。当阿初听到只要夫妻俩都是新加坡公民就有高达$4000的津贴时,心里觉得蛮庆幸的。因为只要一方不是新加坡公民,津贴就没有那么多,或者根本没有津贴,需要负担整万元的医疗费用。阿初也庆幸小星星刚度过39岁生日,要不然女性到了40岁,也是没有津贴的。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在听讲座的同时,小星星也接过很多份同意书,包括动用公积金,授权取卵子,健康报告等等。每份同意书至少要签上两个名,像极了明星在跟影迷签名一样,签到手软。2016年4月13日,即上一次见Dr Tan 的三个月后,阿初陪同小星星到诊所复诊,让Dr Tan跟进IVF的筹备工作,并安排日期跟阿初取精子和小星星的卵子。

随着5月份的到来,阿初和小星星也越来越紧张,因为需要到竹脚妇孺医院报到的日子越来越频繁。2016年5月6日,Dr Tan配了针筒(GONAL-F)给小星星自行打针,还有阿奇霉素(Azithromycin)、醋酸(Ganirelix)、叶酸(Folic Acid),是让小星星生产健康的蛋。Dr Tan也要阿初提供精液,然后抽三个好精子拿去冷冻起来,而这些都需要小星星签名同意才行。

小星星在5月12日和13日则自己到医院继续接受检验,还多拿一种药针‘绒毛膜促性腺激素’(Chorionic Gonadotrophin),阿初都不知道是打来做什么?2015年5月17日,阿初被吩咐禁欲三后,又在医院小房间里取精液,而小星星则进行一项小手术,让Dr Tan把蛋取出来。这过程,阿初感到奇怪,为什么要提供两次精子呢?听护士助理的解释是,既然阿初有新鲜的精子,又何必拿冷藏的精子来用呢?这么说来,阿初的冰冻精子保存三年,是为了备用而已?

取了精,取了蛋,就等三天后能不能结果了。阿初和小星星憧憬着。。。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2015年5月20日,阿初最记得这个日子。当天早上,阿初驾着货车陪同小星星到竹脚妇孺医院妇产科诊所,小星星是饿着肚子来到医院的。当天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因为Dr Tan将把孵化过的蛋植入回小星星的肚子里。

研究发现,取出来的三颗蛋中,只有一颗孵化过程算是正常的,所以Dr Tan只准备植入一颗蛋而已。在一间小小手术室里,阿初受邀参观整个手术的进行过程。只见小星星斜躺在手术台上,护士助理通过扩音机跟小星星对照名字,丈夫的名字和居民证号码。然后,Dr Tan就从护士助理取过一个小瓶子。

阿初和小星星透过吊在天花板上的荧光幕看到Dr Tan双手的一举一动。只见Dr Tan熟练地把内窥镜伸进小星星的私处,再拿一根像是牙医常用的管子把孵化过的蛋从小瓶子取出来,植入小星星的阴道。整个过程历时不长,阿初和小星星很快就看到有荧光幕上显现一颗小黑点,Dr Tan说那个黑点就是阿初跟小星星的结晶品了。阿初当时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满怀感激与期待。

手术后,小星星的身型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可是阿初已经变得凡事都小心翼翼,要小星星慢慢走。他们小两口后来一起吃午餐,决定在胎儿稳定之前不透露任何风声。由于隔天是卫塞节假期,阿初让小星星在娘家睡,可能她跟岳母大人有很多话要分享呢?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更正: 2015年5月20日实为2016年5月20日)

2016年5月21日是卫塞节,阿初起早摸黑就驾车到位于马里士他一带的大悲院拜拜佛祖,同时也祭拜常住在那里的外曾祖母(阿太),跟她说说小星星应该是怀孕了,希望能与她和外婆分享喜悦,得到她们的保佑。阿初在大悲院添了一点香油后,就打包几包斋米粉到岳母家给小星星和岳母尝尝。

接下来的两个礼拜,由于小星星在娘家养身子,有岳母大人的特别照顾,阿初也陪老婆在岳母家睡几了个晚上。岳母大人亲自监督小星星的饮食,小星星需要开始戒口了,凡是生海鲜类的食物能免则免,也不能喝冷饮。阿初则想想要怎么移动家里的家私摆设,以腾出一个位子来放婴儿床。房间需要重新粉刷一遍吗?

当时的韩剧正热播着《太阳的后裔》,英文名称Descendants of the Sun,刚刚好配合到阿初和小星星,如果阿初和小星星顺利诞下后裔,那阿初和小星星岂不就是太阳?哈哈哈。
乙未。贾霸未。six薄未。

TOP

返回列表